广告
CTRL+D快速收藏本网站,下次轻松访问!
推荐:
广告
·当前位置:主页 > 广州之窗 > 资讯 > 正文

狱警专管艾滋病犯人:常被亲友骂要求分桌吃饭

点击数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2017-04-13 15:55
摘要:
夏海波在与艾滋病犯进行文化活动。通讯员供图 被病犯指着鼻子骂、被亲友疏离嫌弃是常事 在广东省的各大监狱里,大概只有这个监狱的狱警最憋屈了--工作时被服刑人员指着鼻子骂,回

  

 

  夏海波在与艾滋病犯进行文化活动。通讯员供图

  被病犯指着鼻子骂、被亲友疏离嫌弃是常事

  在广东省的各大监狱里,大概只有这个监狱的狱警最憋屈了--工作时被服刑人员指着鼻子骂,回到家还要一遍遍洗手消毒,被亲友邻居各种疏离嫌弃,拒绝往来、分桌吃饭、分机洗衣等更是家常便饭。他们,就是艾滋病专管监区的狱警们。

  近日, 新快报记者走进乐昌监狱艾滋病罪犯专管监区,听2017年度"感动南粤--广东监狱系统践行核心价值观十大人物"之一的夏海波讲述背后的艰辛。新闻发稿

  2006年,国务院颁布《艾滋病防治条例》,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决定筹建特殊监区专门收押艾滋病罪犯,乐昌监狱于2009年开设的十一监区成为全省首批集中关押艾滋病犯人的专管监区。

  变

  恃艾"行凶"?

  划定"红线""底线",让犯人回归犯人

  十一监区监区长夏海波与同事首先研究了当时十一监区犯人的构成,发现犯人很容易因为同乡、同案、病情等因素组成小团体,成为监区管教最大的隐患。

  " 只要身在高墙之内,艾滋病犯人也是犯人,必须遵守监狱管理规定接受管教,必须让犯人重新认识这个身份,违规必罚。"夏海波称,他给十一监区的犯人划了一条"红线"和一条"底线","红线"是不准辱骂、恐吓、对抗管教警察,"底线"是有犯人之间有矛盾、冲突,其他犯人不准参与。

  爱

  家属拒收,千里送还乡

  2012年12月,十一监区的在押犯人秦明(化名)即将刑满出狱,但他的家属却拒绝来接人。夏海波带着两名警察冒着严寒驱车24小时,送秦明回到四川广元的一个山村。尽管乐昌监狱提前通知了秦明的家人,但家人对他患有艾滋病的情况心存顾忌,都拒绝相见。

  离开时,夏海波自掏腰包拿了2000块钱给秦明,嘱咐他找份工作谋生。秦明一下子就抱住夏海波的大腿嚎啕大哭,不让他们走。

  " 对艾滋病犯人而言,除了违法犯罪而受到刑罚,他们往往会因为身患艾滋病而被家人、社会抛弃,情感上的缺失使他们对生活失去信心,从而导致自暴自弃。"夏海波分析称,针对这一点,他在"从严治犯"之外,还提出了"以仁育犯""以爱感犯",带领全体警察主动与犯人接触,关心他们的身心健康,"用真心换真心"。

  险

  长期在专管监区工作 免不了面临感染危险

  对在这里工作的警察而言,仍免不了要面对感染危险。

  有一次,秦明因为违纪被关了禁闭,在禁闭室内里突发狂躁,用头撞墙,要求见监区领导。"我赶到现场后,让他出来谈谈,他不肯,我就走进禁闭室去拉他出来。"夏海波回忆称,等到安抚好秦明,他才发现手上沾一手的血,赶紧跑去冲洗。夏海波没敢告诉家人和同事,偷偷去做了一个检查。"等报告那几天,真的是睡不着觉,直到确认没有感染,我悬着的心才放下。"

  除了职业暴露的风险,因为工作在艾滋病患者中间,十一监区的警察们还受到误解,有的被邻居、朋友疏远,有的恋爱失败,还有被家属要求进家门前必须换衣换鞋、洗完澡再同家人一起吃饭。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本网站]的立场,也不代表[本网站]的价值判断。
广告

狱警专管艾滋病犯人:常被亲友骂要求分桌吃饭

admin
摘要:
夏海波在与艾滋病犯进行文化活动。通讯员供图 被病犯指着鼻子骂、被亲友疏离嫌弃是常事 在广东省的各大监狱里,大概只有这个监狱的狱警最憋屈了--工作时被服刑人员指着鼻子骂,回

  

 

  夏海波在与艾滋病犯进行文化活动。通讯员供图

  被病犯指着鼻子骂、被亲友疏离嫌弃是常事

  在广东省的各大监狱里,大概只有这个监狱的狱警最憋屈了--工作时被服刑人员指着鼻子骂,回到家还要一遍遍洗手消毒,被亲友邻居各种疏离嫌弃,拒绝往来、分桌吃饭、分机洗衣等更是家常便饭。他们,就是艾滋病专管监区的狱警们。

  近日, 新快报记者走进乐昌监狱艾滋病罪犯专管监区,听2017年度"感动南粤--广东监狱系统践行核心价值观十大人物"之一的夏海波讲述背后的艰辛。新闻发稿

  2006年,国务院颁布《艾滋病防治条例》,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决定筹建特殊监区专门收押艾滋病罪犯,乐昌监狱于2009年开设的十一监区成为全省首批集中关押艾滋病犯人的专管监区。

  变

  恃艾"行凶"?

  划定"红线""底线",让犯人回归犯人

  十一监区监区长夏海波与同事首先研究了当时十一监区犯人的构成,发现犯人很容易因为同乡、同案、病情等因素组成小团体,成为监区管教最大的隐患。

  " 只要身在高墙之内,艾滋病犯人也是犯人,必须遵守监狱管理规定接受管教,必须让犯人重新认识这个身份,违规必罚。"夏海波称,他给十一监区的犯人划了一条"红线"和一条"底线","红线"是不准辱骂、恐吓、对抗管教警察,"底线"是有犯人之间有矛盾、冲突,其他犯人不准参与。

  爱

  家属拒收,千里送还乡

  2012年12月,十一监区的在押犯人秦明(化名)即将刑满出狱,但他的家属却拒绝来接人。夏海波带着两名警察冒着严寒驱车24小时,送秦明回到四川广元的一个山村。尽管乐昌监狱提前通知了秦明的家人,但家人对他患有艾滋病的情况心存顾忌,都拒绝相见。

  离开时,夏海波自掏腰包拿了2000块钱给秦明,嘱咐他找份工作谋生。秦明一下子就抱住夏海波的大腿嚎啕大哭,不让他们走。

  " 对艾滋病犯人而言,除了违法犯罪而受到刑罚,他们往往会因为身患艾滋病而被家人、社会抛弃,情感上的缺失使他们对生活失去信心,从而导致自暴自弃。"夏海波分析称,针对这一点,他在"从严治犯"之外,还提出了"以仁育犯""以爱感犯",带领全体警察主动与犯人接触,关心他们的身心健康,"用真心换真心"。

  险

  长期在专管监区工作 免不了面临感染危险

  对在这里工作的警察而言,仍免不了要面对感染危险。

  有一次,秦明因为违纪被关了禁闭,在禁闭室内里突发狂躁,用头撞墙,要求见监区领导。"我赶到现场后,让他出来谈谈,他不肯,我就走进禁闭室去拉他出来。"夏海波回忆称,等到安抚好秦明,他才发现手上沾一手的血,赶紧跑去冲洗。夏海波没敢告诉家人和同事,偷偷去做了一个检查。"等报告那几天,真的是睡不着觉,直到确认没有感染,我悬着的心才放下。"

  除了职业暴露的风险,因为工作在艾滋病患者中间,十一监区的警察们还受到误解,有的被邻居、朋友疏远,有的恋爱失败,还有被家属要求进家门前必须换衣换鞋、洗完澡再同家人一起吃饭。